上海知识产权法院首个证据出示令 ——25万判赔额升至300万

上海知识产权法院首个证据出示令 ——25万判赔额升至300万

?

2019年11月28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对本所陈绍平律师团队陈绍平、许艾律师代理的上海点点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点点乐公司”)与上海犀牛互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犀牛公司”)、上海畅梦移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畅梦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作出二审判决,该判决支持了我方的全部上诉请求,将一审判决的25万赔偿额提升至300万元。该案是上海知识产权法院首次运用证据出示令作出的判决,是与手游相关商标及不正当竞争纠纷的典型案例。

?

上海知识产权法院首个证据出示令 ——25万判赔额升至300万

涉案“恋舞”、“恋舞OL”商标系点点乐公司注册商标,该商标申请注册在第41类、第9类“在计算机网络上提供在线游戏”等商品及服务上。点点乐公司的《恋舞OL》游戏在音乐舞蹈类游戏中具有较高知名度。犀牛公司、畅梦公司在制作、运营《梦幻恋舞》游戏的过程中大量、单独、突出使用与“恋舞”有关的中文及标志,其实施的一系列商标侵权行为严重侵害点点乐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等合法权益。
?
本所在接受点点乐公司委托后,根据案件实际情况制定了相应的诉讼策略并开展调查、取证的工作。在二审审理中,综合本案实际情况向上海知识产权法院申请要求犀牛公司和畅梦公司提供与侵权游戏相关的财务资料、财务帐簿以及其他与赔偿额认定有关的证据。应我方申请,上海知识产权法院首次发出证据出示令,这对我方取得二审胜诉判决具有重要意义。根据《商标法》第六十三条规定,人民法院为确定赔偿数额,在权利人已经尽力举证,而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主要由侵权人掌握的情况下,可以责令侵权人提供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侵权人不提供或者提供虚假的账簿、资料的,人民法院可以参考权利人的主张和提供的证据判定赔偿数额。本案中,关于损害赔偿数额的确定,点点乐公司已经尽力举证,而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证据由犀牛公司、畅梦公司掌握。因此,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以证据出示令的方式责令两公司提交有关侵权游戏营收的证据,畅梦公司拒不提交任何证据,犀牛公司所提交的证据不能真实反映侵权游戏的营收情况。上海知识产权法院认为,畅梦公司作为侵权游戏的运营方,理应掌握相关游戏的收入数据,但其拒不提供,存在刻意隐瞒游戏收入的主观故意。上海知识产权法院综合考虑点点乐公司的知名度、畅梦公司和犀牛公司的侵权恶意以及本案其他相关情况,将一审判决认定的赔偿经济损失20万元及合理费用5万元,改判为赔偿经济损失300万元。这一二审判决全额支持了我方的上诉请求,保护了当事人合法权益。
?

上海知识产权法院首个证据出示令 ——25万判赔额升至300万

上海知识产权法院首个证据出示令 ——25万判赔额升至300万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mg4355手机版):上海知识产权法院首个证据出示令 ——25万判赔额升至300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